乡村留守儿童的“解忧杂货店”
2021-09-19 07:55
来源: 新华每日电讯

乡村留守儿童的“解忧杂货店”

人工智能朗读:

高宝利,一名“90后”乡村英语教师。他毕业后选择投身家乡教育,从传授知识的教师,到成为孩子们的“知心宝哥”。高宝利说:“与其在大城市里锦上添花,不如回到家乡,为家乡的教育添砖加瓦。”

离开城市回到家乡

9年前,高宝利大学毕业,在城市打拼了一年之后,他选择回到家乡,在乡村学校担任一名英语教师。

巨家镇是陕西省咸阳市长武县最为偏远的乡镇,坐班车从县城出发,一路上摇摇晃晃走走停停大约需要一个半小时。那时,镇上连一家像样的超市都没有,道路泥泞,交通闭塞。

第一次走进乡村学校的教室,看着孩子们单纯清澈的目光,高宝利信心满满:英语专业、大学本科毕业,教小学生英语又有何难?没想到这第一堂课,高宝利就“失利”了。

拿出精心准备的教案,高宝利一上讲台便开始滔滔不绝。没想到台下孩子们却眼神迷茫、不知所措。一位校领导听完课评价道:“高老师,您的专业功底确实很扎实,可是面对小学生就要有适合的教法!”原来,高宝利的全英文授课虽流利通畅,却脱离了孩子们的实际水平。

于是,高宝利不断琢磨适合学生的教学方法,向经验丰富的老教师请教,尝试加入动作和手势,渐渐地,孩子们在课堂上活跃起来,越来越多的孩子愿意举手回答问题、参与游戏。

2014年,高宝利接到学区的委派,在担任巨家镇中心小学英语教师的同时,还要去距离巨家镇十几里外的常家初级小学给四年级教英语。这所学校不通公交车,他一路骑着自行车,来到这所只有几间老房子的学校。

走进四年级教室,偌大的屋子里摆着四张布满裂纹的旧桌子,窗户上缺几块玻璃,风吹过窗棂,墙上皱巴巴的手抄报像从巢里掉落的鸟儿般扑棱着翅膀。

全年级就四个孩子,他们端坐着,急切而又窘促的目光注视着这位新来的老师。原本并不情愿来这么远的地方上课,但看到这样的学习条件和孩子们渴求的目光,高宝利的心一下子就软了:“我一定要坚持下来,为这里的孩子们上好每一节英语课,让他们体验到学习的快乐。”

就这样,高宝利一直坚持在这所学校上课,直到它被并入其他学校。

孩子们的“宝哥”

高宝利的学生,大部分都是从小缺少父母陪伴的留守儿童。看到这些孩子很多都内向害羞,不愿与人交流,高宝利购买了大量有关班级管理和儿童心理学的书籍进行自学。他指导孩子们写班级日记,记录青春岁月中的点点滴滴,提升自我管理的能力;他为孩子们买课外书籍,拓宽阅读面和视野;半夜住宿生发烧,他带着孩子去医院诊治;去外地学习交流,都会给孩子们带小礼物。

在从事教育工作的这些年里,高宝利不仅是一名乡村教师,更是孩子们的大哥哥。他会把家里和亲戚朋友们整理的闲置衣服送给班里家庭困难的学生,还会记着孩子们的生日,买一些书送给他们做生日礼物,“我常送给他们一些中外名著。教师不仅要给孩子们教授知识,还要给予他们走出乡村、奔向未来的力量和勇气。”

渐渐地,孩子们个个都更加活泼明朗,高老师成了他们口中的“宝哥”。现在,高宝利教过的学生们有些还在继续求学,有些已经带着自信笑容走向社会。而在“宝哥”的书架上,仍然珍藏着一沓孩子们写给他的书信和字条。

一个孩子因为成绩不好,悄悄给他写了一张小纸条:“别人会背单词,能歌善舞,可我不行。别人像小树一样,长出许多绿油油的树叶,而我的小树却光秃秃没发芽。”

“你所做的事情,也许暂时看不到成功,但不要灰心。”高宝利回信道:“你不是没有成长,而是在扎根。”

在给孩子们的信中,他常常署名“解忧杂货店”。高宝利说:“我就是想跟他们交流内心的真实想法,尽力回答他们的疑惑,不只限于知识层面,更希望能给孩子们人生、梦想和远方的指引,激发孩子们的潜能。”

教育需要爱和智慧

由于师资短缺,一些偏远的乡村学校长期没有专业的英语老师,孩子们不仅英语基础薄弱,也没有体会到学习英语的乐趣。高宝利毕业于延安大学外国语学院英语专业,“立身为公,学以致用”是这所学校的校训,高宝利在自己的教育实践中,也不断学习和摸索更适合乡村教育的教学模式。

“教育需要爱,只有爱却没教育智慧,就显得空洞而无力。”高宝利说。

从一本本“啃书”开始,高宝利不断学习并创新教学方法,尝试将新的教学手段与乡村教育融合。在教学过程中,针对小学段的学生,高宝利自编歌谣,把英语语言知识和一些熟悉的儿歌、游戏、绕口令编在一起,《月份歌》《星期歌》……孩子们在唱跳之间,很快就掌握这些知识点。

为了让学习不枯燥,高宝利带着孩子们组建起英语社团,排演英语话剧,《白雪公主和七个小矮人》《灰姑娘》《骄傲的孔雀》,这调动了孩子们的学习热情,让他们体验到学习乐趣,不少孩子慢慢地喜欢上了英语学习,更重要的是,他们开始敢于表达,敢于展示自己了。从英语平均成绩只有三四十分,到在学区里名列前茅,乡村孩子们在高宝利的努力下,正一点点改变着。

一个人可以走得很快,一群人可以走得很远。高宝利还建立起由300多名基层教师、教育专家组成的“快乐英语俱乐部”微信群,和老师们一起坚持进行口语训练,带动更多的老师实现专业发展。

“当孩子们长大,还会回忆起有一位年轻的老师曾经为他们上过课,并且有所收获,这就是对我最大的肯定和安慰了。”高宝利说。(记者 杨一苗)

[编辑:谭悦]
百度